视保屏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视保屏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做鬼也要嫁给你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20:02:06 阅读: 来源:视保屏厂家

有一个村庄叫杏子村,里面住着一个老头,因为年代久远,加之老头脾气古怪,从不与任何人交往搭讪,所以很多人忘记他的真名,只知道他叫齐老五。

喊他老五,并非因为他有很多兄弟排行老五,而是“五”字通“无”字,无法无天的意思。

虽然听起来有些牵强,但事实就是如此,听老一辈人说,老五年轻时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家伙,上学逃课打架,后来也是因为打架被学校开除。

回到家仍旧改变不了他那打架斗殴的本性,那一次他把邻村的一个人打成了重伤,老五的父母也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坐牢,只好变卖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来赔偿对方,最后一家人龟缩在了一间破茅草屋里。

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因为生活上的一点琐事,老五和父亲大吵了一架,老五一气之下离开了家。

这次离家,老五打算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,他要混出个人模人样来,可是学历不高,没有一技之长的他在经历了四处碰壁遭人白眼后,他觉得生活原来远不是想像当中那么简单。

不过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,老五从流氓手里救出了一个女孩,很狗血的剧情再次发生在他身上,那个女孩竟然是一家星级酒店老板的掌上明珠,名叫如玉,人如其名,的确是一个标准的大美人,美中不足的是——她是个哑巴。

老五也因为这层关系,顺利地进入了这家酒店,当上了保安队长。

通过一段时间的交往,如玉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皮肤黝黑踏实稳重的男人,而老五打心里也很喜欢这个温柔善良的姑娘,只是一想到她是个哑巴,老五还是退缩了,老齐家就他这么一个儿子,万一娶了如玉生了个哑巴咋整?

可换一个角度想,如玉是有钱人家的千金,如果娶了她,便可少奋斗十年,这样的诱惑是多少青年才俊所无法抗拒的,然而老五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后,还是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这家酒店,离开了如玉。

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他始终把传宗接代摆在了第一位。

从酒店出去之后,老五直接上了工地,没有学历和手艺,他只能出卖自己的体力了。

因为老五平时干活手脚麻利,又肯吃苦,还乐于助人,很快博得工友们的一致好评,甚至工头都有意将自己的妹妹介绍给他。

老五这次没有拒绝,一是考虑到自己确实年纪不小,二则人家工头的妹妹小雯无论相貌还是人品都很不错,最重要的是这个小雯身体很健康。

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,两个年轻人相约走在了一起,小雯比想象当中还要美丽动人,比起如玉还要好看几分,老五看在眼里乐在心头,小雯也被眼前这位男子的幽默谈吐和外表深深吸引。

眼看二人即将发展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,而工头突然被检查出来患上了不治绝症,更为惊人的是,工头的态度也随之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,他坚决反对老五和小雯走在一起,老五很是不解,小雯也被哥哥突如其来的转变给弄得稀里糊涂。

老五苦口婆心的在旁边好说歹劝,也无法挽回工头的决定,小雯对老五虽是痴心一片,无奈兄长遗言在先,她从小无父无母,是哥哥一手将她拉扯大,都说长兄为父,她不能忤逆哥哥的意思。

为了让老五彻底死心,让自己也断了念想,她就这么随意地把自己嫁了出去,但不想她所嫁的丈夫竟是一个酒鬼加变态,每天喝完酒回到家就将她打得遍体鳞伤。

与其逆来顺受,还不如趁早解脱,于是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杀。

小雯走了,医生说她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,所以走得很平静,小雯的哥哥已经去世了,她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了亲人,念在彼此相识一场,于情于理老五都觉得自己应该送她最后一程。

于是他来到了太平间,看着床上躺着的那个差点成了他妻子的女孩,老五没能忍住内心的伤痛,扑过去抱着小雯的遗体失声痛哭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老五并不知道自己怀里的那具僵硬冰冷的尸体在慢慢变软。

“五哥。”

女人的声音很微弱,老五着实被吓了一跳,环顾四周,到处都是尸体,只有他一个喘气的,到底是谁在叫自己?

“五哥,你楼得太紧,我快透不过气来了。”

老五这回听清楚了,声音正是来自怀里的小雯,他慌忙撒手后退,“你,你是人还是鬼?”

小雯咳嗽了几声,竟然就这么直挺挺地坐了起来,老五吓得脸色发青,浑身直冒冷汗。

醒来的小雯朝老五露出一个微笑:“傻瓜,当然是人了,不信你过来摸摸。”

老五这才壮着胆子靠近过去,伸手探了一下小雯的额头,温温的,软软的,凑到她的鼻间,还能感受到她均匀的呼吸。

“小雯,真的是你?你没死?”

“在阴曹地府转了一圈,阎王说我阳寿未尽不肯收我。”

“太好了!”老五高兴地蹦了起来,小雯很调皮的用手指在他鼻子上轻轻那么一刮,俏皮一笑:“阎王说了,让我回来和你好好过日子,你愿意娶我吗?”

“要得,要得!”老五乐得合不拢嘴。

就这样,两人很快重新组建了家庭,老五整天在外打拼,事业蒸蒸日上,小雯持家有道,堪称妇女中的典范。

不知不觉两年过去,老五一路摸爬滚打当上了小包头,手下养着几十号人干活,如今的他事业有成,家中又有一个贤内助,可谓如鱼得水,如果能再有一个爱情的结晶就更完美了,其实这两年老五一直都在努力,可是妻子的肚子就是不争气。

为此他带着妻子走了好多家医院,检查出来的结果都是妻子有问题,至于具体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,医院给出的结果都是模棱两可,老五很是伤脑筋,作为一个男人,他多想有一个孩子喊自己一声爸爸,可是小雯给不了他。

一个女人再好,如果她不能给男人繁衍后代,那么他们之间的爱情是不完美的。

老五心里特别的矛盾,他不希望老齐家在他手里断了香火,可他又不想寒了妻子的心,思来想去,他想到了一个市面上屡试不爽的办法——借腹生子。

他瞒着妻子登了一则借腹生子的小广告,并许诺只要对方给他生一个男孩,他一次性支付对方二十万元,女孩十五万。

广告一经发出,来应征“面试”的有很多,其中不乏有各行各业条件出色的女孩,老五几经筛选,在当中挑选了一个相貌学历都很出类拔萃的女孩。

原本老五只是想借人家的肚子生个小孩,但当他见到那名前来应征女孩的本人时,他被对方美丽的外表和彬彬有礼的谈吐深深吸引住了,再看家里的小雯,根本就是一个村妇。

于是,他堂而皇之地在外头包养起了小三。

一开始他还能保证每天回一次家,后来干脆一个星期回家一次,到最后索性一个月回去一次。

小雯其实早就知道丈夫搞婚外恋这件事,但还是睁只眼闭只眼,她的想法很天真也很简单,只要那个女孩能给老五生个一男半女,她都会视如己出,但要将丈夫让出去,对不起,她做不到。

这天夜里,老五在外头应酬刚好路过家里,想到这么久没回家看看,也不知道家里的那个黄脸婆最近怎么样了?

于是他把车停在路边,悄悄地溜进院子,岂料刚到门口便听见里屋传来一男一女争吵的声音,他没听清他们在说什么,但对方是个男人是没有错的。

妈的,这个臭女人居然给老子戴绿帽子!

老五恼羞成怒地踹开大门,却发现妻子好端端地睡在床上,此时的老五正在气头上,他二话没说一把从床上拉起妻子,不问青红皂白便是一顿拳打脚踢,然后摔门而出。

听着汽车远去的声音,鼻青脸肿的小雯再也忍不住内心的委屈,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……

半个月后,老五开着车子去工地,远远便看见工地门口站着一对老人,呀,那不是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吗?他们怎么跑这儿来了?

老五急忙下了车,向自己年迈的父母跑了过去,换来的却是父亲的一记重重的耳光,从小到大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父亲第几次打他耳光了,不过这次他没有发火,父母来得正好,他正好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他们,他在外头包养的那个女人怀孕了,他要当爹了。

“我们不稀罕抱什么孙子,你要是还是我儿子,马上回家,好好疼你的老婆。”父亲的语气很严肃。

母亲眼眶湿润,在边上附和说:“孩子,传宗接代是很重要,可你在做任何事之前也得摸摸自己的良心啊,你这么做想过你媳妇儿的感受吗?”

老五一头雾水,心说这对老家伙一来就是兴师问罪,我这么做不过是为齐家延续香火,到底哪做错了?

母亲看出他心里的不满,便道:“老五啊,你能有今天的辉煌,多亏了如玉这孩子,你的良心可不能让狗吃了。”

“什么?等等,妈,你弄错了吧?我跟那个哑巴已经没有瓜葛了,你干嘛把她扯进来?”

“混蛋东西。”要不是母亲拦着,父亲差点用手里的拐杖去抽他,母亲深深叹了口气。说道:“五啊,怪不得你爹发这么大的火,当年要不是如玉,我们俩个老家伙早就去见阎王爷了。”

齐母的一番回忆将时间定格在了三年前,事情还得从老五离开酒店开始说起,老五悄悄离开酒店,如玉知道后,非得拉着父亲到处打听老五老家的住址,父女二人大费周折终于找到了杏子村。

齐父齐母得知父女俩的来意后也显得很无奈,他们并不知道老五去了什么地方,如玉和她的父亲只得无功而返,谁知还没出村口,齐家就着火了,原来眼神不好的齐母在烤火时,一不小心把炭火丢到了蚊帐下面,导致整张床铺烧了起来。

火势越来越大,如玉闻讯立即赶回去救人。

齐家的火势太大,整个茅草屋都着了,如玉第一时间冲到里面救出齐母,在救齐父时,她本来已经跑出来,却一不小心被绊了一下,顷刻间熊熊大火向她吞噬而来,在最后的关键时刻,她用尽全力将老人推出门外,而自己因为双腿被卡在下面,再也没有走出来……

听完这些话,老五已是热泪盈眶,心里更是愧疚万分,但又有些懵懵懂懂,如玉是如玉,小雯是小雯,为什么要混为一谈呢?难道他们俩个老人老眼昏花连谁是自己儿媳都分不清了吗?

齐父说,如玉死后曾托梦给他,她这辈子最遗憾的事就是没能做上齐家的儿媳妇,如果再让她重生一次,她会毫不犹豫地嫁给老五。

齐父听在耳里,记在心里,于是他四处找人打听,这世上有什么方法可以借尸还魂,不巧这个消息传到了小雯大哥的耳中。

于是才有了他在病床上极力阻止妹妹与老五的婚姻的那一段,原因显而易见,齐家老人心里只认准了如玉这么一个准儿媳妇,妹妹嫁过去也不会有好果子吃。

没想到的是,他的阻拦只会让事情变得越糟糕,小雯虽然没有违背他的意思,可最终还是魂归故里,如玉在齐父的帮助下,顺理成章地附在了小雯的身体里。

听到这里,老五恍然大悟,难怪小雯一年四季总是特别怕热,怕亮,原来,原来她是如玉,想到这儿,老五顿时泪如雨下,后悔自己傻蛋一个,身边有这么好的妻子都不知道去疼惜!

这时他忽然想起了什么,一把拉着父亲的胳膊问:“爹,如玉她还能活多久?”

父亲叹道:“三年,算起来应该就这两天了,三年一过,她就会灰飞烟灭。”

没等父亲说完,老五早就开着车子飞奔而去,一路上他不停的抹着眼泪,可泪水仍旧像泉水般涌了出来,他回忆着这些年和小雯,不,应该是和如玉之间的点点滴滴。

如玉喜欢傻笑,喜欢唱着有点走调的流行歌曲,喜欢在丈夫上班前,娇气地央求丈夫亲她一口,同时送上一个香吻,在丈夫下班时躲在门后面,突然恶作剧地从后面抱着他,喊上一句老公辛苦了……

车子缓缓驶入自家的院子,还记得半个月前的那个晚上,老五同样是把车停在这个位置上,然后怒气冲冲地进去打了自己的老婆。

今天,他准备好了一肚子的话要对亲爱的老婆说,哪怕只有一分钟的时间,然而就在他鼓足勇气推门进去的一刹那,他呆住了!

床上躺着的不是自己的妻子,而是一尊冷冰冰的石头雕像,雕像无论是外表还是体形栩栩如生,完全就是照着如玉的样子刻出来的。

“你回来了?”话落,如玉的父亲满脸泪痕地从门后面走了出来。

老五惊魂未定,对方接着道:“如玉不想让你看见我,她希望以小雯的身份陪你走到最后,那晚我来是想劝她离开你这个负心汉,没想到被你撞见了,你居然还怀疑她,下去这么重的手,如玉对你怎么样你不知道啊?可怜我那闺女,我养了她那么多年,从不舍得打她一下,你这个混蛋,我真想……”

他越说越气,手举到半空几经落下,最后还是放弃了,他答应过女儿,不会再找老五的麻烦。

“这丫头长大了,翅膀硬了,知道不听爸爸的话了,可结果呢!”

如玉的父亲深深叹了口气,他擦了一把眼泪,语气稍稍缓和了一下,“她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,她也知道她俯身在小雯身上的事情早晚会暴露,所以便让我照着她的样子打造了一副雕像,她怕你见不到她会难受,她得给你留个念想。”

见老五一直傻愣愣地站着没有说话,他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该说的我都说了,该送的,我也送到了,以后,以后你好自为之吧。”说罢径直走了出去。

老五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处,目不转睛地盯着如玉的雕像,就这样,非常安静的,也不知站了多久,突然,他双腿一软,扑通一声磕在了地上,内心深处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,声音惊天动地,整幢房子为之颤抖,旁边的几棵大树也在不停地晃动,树叶洒了一地。

一夜之间,老五的头发眉毛全白了,背也躬得像个老头,而那具雕像则依旧显得那么年轻美丽。

就这样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老五每天都楼着那具冰冷的雕像睡觉、说话、唱歌,做游戏,就连吃饭的时候,他也会一口一口喂到她的嘴边,尽管最终都落在了地上,但他坚信,如玉总有一天会苏醒……

---- 作者寄语:鬼币鬼币。

超级舰队内购破解版

末日沙城下载

极无双无限内购版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