视保屏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视保屏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49:33 阅读: 来源:视保屏厂家

梓彤端着参汤来到书房,却在门外听到一阵响动。

她疑心有东西打翻了,抬腿便要进室,却又听到一声闷哼。

心不时提紧。

那声音听来十分痛苦,虽然细小让人不易察觉,但觉得他是在受刑。

梓彤的心七上八下,疑心章明霖出了事,赶紧推门而入。

书房早已乱作一团,文房四宝一一在地,书柜倒落在一一角,柜上的书本全都在地……

梓彤吓了一跳,又见章明霖倒在榻下,脸色煞白,气息不稳,正仰头喘气,一身冷汗早已湿透,湿漉漉地贴在身上。

她赶紧步去扶他。

章明霖听见声响,突然睁大眼,喝住她:“别过来!”

梓彤僵在原地。

她突然明白,不是她有问题,而是章明霖病得不轻。

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梓彤问道。

章明霖淡淡地望着她,眸光忽然又调离,冷冷说:“我……不碍事!你走吧!”

梓彤见他已病得不轻,却仍这番冷语相向,心里不时委屈,不知自己究竟错在哪?

她不愿离去,不顾章明霖制止,大步上前扶起他。

不料她的手刚触到章明霖,却见一道紫光由她指中逸出。

章明霖面色大变,却为时已晚。

那紫光直冲章明霖袭来,将章明霖团团包裹,悬挂在半空一会,又抛置一旁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梓彤望着自己的手万分惊讶。

她原本是想帮章明霖的,哪知却伤了她。

章明霖被包在紫光中,那紫光是仙力凝化,至净至洁,与他体内的妖力相抵,极好地控制了他,他变得越发脆弱,渐渐地连呼应也变得时有时无。

梓彤见他面色不对不敢再耽搁,再次跑去,却不想脚步匆忙,摔了一跤,磕破了手指,她顾不得痛疼,带着受伤的手去扒紫光。

一滴鲜血滴落,只听“噼啪”一声,紫光瞬间碎裂。

章明霖被甩在一边,幽幽吐出一气。

他想再晚半刻,这紫光定让他现出原形,不时蹙紧眉头,不敢置信地望着梓彤。

原来她只是人魂投了胎,却将其他二魂藏于了体内某处修炼,刚才的紫光是她之前所用的术法,看强度比十六年前强了许多。

他不知该哭还是笑。

又担心,一旦她三魂相聚,之前的事便会再忆起,她会原谅他吗?

他叹自己傻,居然借用一个凡夫俗子的肉躯,舍了妖身,将修为毁了一半。

他知道,待她劫数一满,三魂相聚,对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。然而他本就是来还的不是?

他苦笑起,梓彤没发现他的异样。

梓彤没想到自己的血竟能破了这怪圈,又惊又喜,却不愿多想,只将章明霖扶起。

“要不找个大夫瞧瞧!”

章明霖摇头,忽又想起刚才。

那会正逢他妖魂与肉躯相抵,不知她有没有看到他的一半原身。

“你进来时,可看见什么?”

梓彤觉得他问得奇怪,刚才她只顾着寻他,哪留意其他,回应说:“不曾看到其他!”

章明霖宽了心,三日后身体已渐渐,眼看月圆将至,他必须回到自己的原身,这样才能保住他仅剩不多的修为。

章明霖不得不寻个借口,说是圣上有事找他,明日得赶去圣京,这一来一往要七天,让梓彤不必担心,安心在家等他。

梓彤依依不舍,着手替他备好干粮和换洗衣物。

这份依恋让他羡慕又嫉恨,他其实很生气,她的好,并不是对他,而是对着另一个人。

第二日一早,他没跟她招呼就走了。

转眼到了月圆,梓彤见章明霖离家已有几日,却是半点音讯全无,不由坐在院中叹气,望着天幕中的明月深思。

这时县衙的捕头不时上门告诉她,说是滁山崖下发现一具尸体,很像章明霖,要她前去县衙认尸。

梓彤如遭晴天霹雳,伤心欲绝赶至县衙。

见到那尸体,梓彤惊得说不出话。

面貌确实与章明霖一般无二,只是除了这面貌,其余竟无一与章明霖出门时一样。

身上的衣裳已腐烂破败,隐约地能瞧出,竟是当初与梓彤在破庙相遇时的那身青蓝布衫,而不是出门时她给他备得那件。

梓彤摇头,光凭穿着并不能说明什么,或许章明霖念旧,那日出门又着了旧时衣裳。

再瞧尸体的腐败程度,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刚死几日的人。

思虑越多,心神越难安。

她反问自己这人若是章明霖,那这几个月与她在一起的那人又是谁?

或许事情也并非她想的,这人只是长得像章明霖罢了。

于是她对县太爷说:“此人并非我夫君!不过与我夫君长得几分相像!既然此人无人认领,不如小女子出点钱安葬了!”

那县太爷想此人不过失足落下悬崖,并非死于他杀,案子也算了清,便应了梓彤。

再说这县太爷与章明霖乃是同僚,几日前也见过章明霖,自然也不相信这尸体会是他,如今见梓彤这番一说,案子便落底。

“有劳夫人!”县太爷作揖相送。

转眼七日过去,却迟迟不见章明霖回府,梓彤不得不疑心,章明霖真得出了事,便收拾一番赶往圣京。

前往圣京必经过滁山。

梓彤让马车停在山脚下,独自一人步至当初发现尸体的山崖上。

梓彤记得县太爷说过,尸体是在山崖底下发现的,最初发现尸体的是位药农。

那药农住在大山里,为了生计,不得不采摘珍稀药材,而那些药材多半长在悬崖峭壁上,或许这样的巧合才让他现尸体。

山崖离路道有百步之遥。

梓彤疑思,死者好好的为何要远离路道,跑至悬崖,以致不慎失足掉下崖?。

正当她疑思走神间,一阵飓风刮来,顿时林木作响。

梓彤抵不过风,脚步不稳,竟被刮下了崖,吓得远处的马夫惊呼。

梓彤越坠越下,慌乱无措地闭上眼。

这时一阵清风拂过,只觉腰间一软,竟有人将她一把抱了住。

回头一望,来人竟是多日无音讯的章明霖。

梓彤又惊又喜,抱着章明霖抽泣。

不知不觉两人落到崖底。

梓彤适才发觉不对劲。

章明霖不过一介书生,纵是会点花拳绣腿,岂能轻易飞过这百丈悬崖?

冷汗不时簌簌渗落,不敢想的事已被证实。

不等来人开口,梓彤瞬间拔出腰间护身匕首,直抵来人脖颈。

---- 作者寄语:这位仙子到底受了什么伤啊?怨气好重喔!故事未完,待续!

32砂浆锚杆自进式中空锚杆

6方道路清扫车道路清扫车

福田2米6国五冷冻车优惠价格江淮保温冷藏车

广东40乘80凹槽管凹槽管厂家凹槽管

江门市蓬江区代写标书公司标书怎么做

线盒自动冲孔机上海双联多联接线盒自动冲孔机

东莞长安模具高价收购

玉溪散热冲孔铝单板供应商

点餐灯箱设计丹阳请来辰信文化传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