视保屏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视保屏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为什么说俞飞鸿应该被拉下神坛-【zixu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21:57:40 阅读: 来源:视保屏厂家

自从 2017 年 1 月 12 日的那期《十三邀》之后,俞飞鸿莫名就成了网友们心中打击“中年油腻直男癌”的一杆大旗。许知远也成为了第一个被这杆大旗拍倒的人。

就在前两天,俞飞鸿再次凭借一己之力,“捧红”了两位老男人。

一位,是一手撑起了《锵锵三人行》、《圆桌派》等多档现象级访谈节目的主持人窦文涛,另一位,是去年才发表过《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》的大作家冯唐。

▲ 左:窦文涛 右:冯唐

这次事情的起因是,有人重新扒出了 2016 年 5 月 25 日那一期的《锵锵三人行》。发现早在许知远之前,就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地“攻击”过俞飞鸿的单身问题。

在节目中,窦文涛问了俞飞鸿这样一个问题。▼

窦文涛问完,冯唐随即又补充了几个更为具体的问题。▼

的确,这些问题表面上看起来都非常的“搓火”。

微博某大 V 就直接发难说:俞飞鸿真是老男人的照妖镜,谁照谁露丑。

短短几天时间,这条微博就被转发了十几万次,俞飞鸿的“独立精英女性”形象也被网友们捧上了一个新高度。

反观窦文涛和冯唐,在大众心目中的高知形象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,取而代之的,是两个“中年油腻直男癌患者。”

作为一个平权主义者,if 姐特意找到了这段两年前的访谈视频。看过之后发现,节目中的某些问题对于单身女性来说确实具有一定的攻击性,但需要被抨击的,却不是两位提问者。

还记得在那期节目刚开始的时候,窦文涛就已经给大家打了预防针。▼

在 if 姐看来,这句话是有弦外之音的。

它意味着,从现在开始,窦文涛有可能会问到关于这几方面的问题,但这不代表他本人的兴趣所在,而是大众希望他们,能针对长期独身女性这一小众群体进行探讨。

对此,窦文涛还特意举了蔡英文的例子。

就在这期节目播出的前一天,新华社刊登了一篇名为《单身或导致蔡英文政治风格偏向极端化》的文章。

从人性的角度分析,作为单身女政客,她没有爱的情感拖累,没有“家”的掣肘,没有子女的牵挂,在政治上的行事风格与行事策略,往往偏向情感化、个性化、极端化发展……

在读完这一段之后,窦文涛才问起俞飞鸿下面这个问题。▼

由其他人的文章和观点来引出问题,其实是一种很常见的采访形式。

这些问题只是单纯地提供了一种可能性,你可以不认同问题中的假设,可以说它代表了某一部分人的视角,却不能说它一定代表了采访者本人的价值观。

窦文涛和冯唐到底是不是直男癌,姐不敢妄言,但仅凭他们问了那么几个问题,肯定不足以被“定罪”。

不问事情的前因后果就直接开骂,那些网友难道就不知道看待事物要全面的道理吗?

if 姐觉得,未必。

但不知从何时起,女权问题似乎就被一部分人给妖魔化了。

这种妖魔化的具体表现形式是,每当有疑似“反女权”的声音出现时,这部分人瞬间就成惊弓之鸟,群起而攻之。至于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,反而变得可有可无了。

还是说回到俞飞鸿的这件事上来。

那些在网上怒骂窦文涛和冯唐的人,都理所当然地认为,自己是在为俞飞鸿鸣不平,是在维护正义。可是,俞飞鸿本人真的被那些问题触怒了吗?

显然没有。

台面之上,俞飞鸿在回答问题的时候,全程都表现得非常松弛,时不时还会和窦文涛开几句玩笑。

台面之下,俞、窦二人是多年的挚友,甚至,窦文涛还是唯一一个和俞飞鸿传过绯闻的男人,俩人也大大方方地澄清过这件事。

关系已然好到这个份儿上了,俞飞鸿自然也不会因为对方在访谈时提出的一个问题而真的生气。

那么问题来了,既然窦文涛和冯唐的问题没有触怒俞飞鸿,那他们又是何以陷入如今这样一个人人喊打的境地的?

在 if 姐看来,他们二人真正触怒的,是那些将俞飞鸿视作自己的人生偶像和精神领袖的人。

我们不妨将他们称之为“飞鸿神教”的教徒。

而“教主”俞飞鸿,则从一个细腻、丰富、具有多面性的人,变成了一个浑身上下都贴满了标签的“偶像”。

她大龄、她单身、她美丽、她有事业......因此可以满足众多女性心中对于“独立”二字的全部定义。

于是这样一个标签式的偶像,被教众们嵌套进自己所反对的事情中,从 “独身至上”到 “打倒男权狗” ,各种大旗竖起来,而俞飞鸿本人怎么想的,反而没人关心了。

所以,当窦文涛和冯唐就单身问题,向俞飞鸿发起“攻击”的时候,他们才会急不可耐地想把这两个人拍死在沙滩上。

因他们攻击的不仅仅是俞飞鸿这个人,还有他们心中关于“独立”的定义与信仰。

当然,if 姐今天写这篇文章,并不是为了给窦文涛和冯唐洗白,也不是想否定俞飞鸿存在的必要性。

相反,姐觉得俞飞鸿身上的闪光点,绝不仅仅是单身、不婚这么简单和刻板。

想要正确地评价俞飞鸿这个人,我们首先要明确一个概念 —— 独身即独立是一个伪命题。

俞飞鸿虽然至今未婚,但她在节目里也说过:“我不是独身主义者,我也不是不婚主义者。”

在她看来,自己只不过是目前处在一个未婚的状态中,而这种状态是让现阶段的她觉得最舒适的一种状态。

换句话说,她现在不结婚,是经过两相权衡之后,做出的主动性选择,而非单纯地为了不婚而不婚。如果哪天,她觉得婚姻状态能够让她更舒适,她也不会拒绝。

但是,在女权主义思想还不甚成熟的中国,依旧有许多人认为“独立”与“独身”是两个必须同时出现的词汇。

就像前段时间刷爆 if 姐微博的那个,来自网友 SUM 不二的脑洞——《淑女的品格》。

乍看之下,这个脑洞的可看性很高。俞飞鸿、陈数、曾黎、袁泉四个“大女主”同台飙戏,怎么想都觉得很过瘾。

但是,如果我们仔细地咀嚼这个设定,就会发现,这四个角色虽说是不同的职业,但其内核无非都是不婚主义大龄女青年。

难道说,想做“大女人”,就注定不能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、不能有老公、不能有孩子吗?这样的概念,未免狭隘了。

if 姐认为,俞飞鸿身上最该为人所称赞的地方,不是所谓的不婚,而是她从不为自己所处的任何一种状态产生焦虑感。

她不会因为失恋而寻死觅活,也不会因为感情而过多地折磨自己的内心。

她想得明白,做得利落,拿得起,放得下。

在那一期的《锵锵三人行》上,窦文涛所讲的两个小故事让 if 姐印象非常深刻。

其一,有一次,窦文涛失恋,找俞飞鸿倾诉,但巧合的是,俞飞鸿那会儿也正经历着自己的感情危机。

窦文涛原本以为他俩同是天涯沦落人,没想到,俞飞鸿居然像个没事人一样扮演起了人生导师的角色,头头是道地开解他。

其二,曾经有那么一个人,专程驱车五百公里来跟俞飞鸿表白。换作个一般的姑娘,对方这么有诚意,自己就算不是当场答应,起码也会纠结几天吧。

但是俞飞鸿没有。用窦文涛的话说,她当时非常感动,然后凶狠地把人家拒绝了。

在姐看来,这两个故事都蛮有意思的。

在我们的传统印象里,似乎只有男人才能在失恋之后不哭不闹,客观分析;也只有男人才能在对方浪漫的表白后,依旧冷静地思考,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,和对方是否合适,而不是被轻易感动,事后再懊悔。

俞飞鸿做到了,而这恰恰也在证明,每个女人其实都可以做到这些。

而不是“只有俞飞鸿能做到”。

在她身上,if 姐看到,对一个女人或者说任何性别的人来说,重要的是,你有多懂自己要什么,有多明白自己的界线在那里。

你是否能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喜恶和情绪,比任何人都更忠于自己的内心,不被本能所驱使,不被外物所动摇。

然后,平心静气地接纳每一种状态下的自己,知道怎样才能获得最大的舒适感,不去焦虑那些已经失去的,以及还没得到的人和事。

这才是俞飞鸿身上真正闪光,真正值得我们去学习和思考的东西。

然而很吊诡的是,很多在为俞飞鸿呐喊的人,只是将她作为偶像立在牌坊上,却从没有去认真学习过她的思考方式。

说到偶像,if 姐想先问大家一个问题 —— 何为偶像?

在姐看来,偶像就是自我理想状态的一种具象化的表现。说白了,偶像的生活状态就是自己求而不得的一种状态。

就像有些人愿意投入大把的金钱去追星,无非就是想让明星替自己去做那些自己做不到的事,替自己去过那些自己达不到的生活。

同理,一旦将俞飞鸿神化为偶像,背后理所当然的一种思路就是,她在一种我们无法企及的高度上,我们也无法成为像她一样的女人。

可事实并非如此。

if 姐记得,日本的时尚先锋山本耀司先生,曾说过这样一句话:

“‘自己’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,撞上一些别的什么,反弹回来,才会了解‘自己’。所以,跟很强的东西、可怕的东西、水准很高的东西相碰撞,然后才知道‘自己’是什么。这才是自我。”

俞飞鸿是有自我的,但很多她的“教徒”并没有。

这不光讽刺,更是个悲剧。

以一己之身去挑战这个社会对于女性的束缚,很难。

所以,很多人将俞飞鸿视作偶像,希望她能代替自己去和那些很强、很可怕的东西相碰撞。

本可以成为同类,却自甘仰望。

可以这么说,当一个人把俞飞鸿视作偶像的那一刻,反而也是离她最远的一刻。

if 姐在昨天的文章里,提到了很多生完孩子之后,依然精神矍铄、生活丰富的明星妈妈。之前也写过很多强大的,有生命力的女性,怎么在困苦的人生里逆袭。

之所以传播这些,并不仅仅是为了让大家去夸奖、去赞美她们,更是为了能让女孩们知道,有这么多人做到了,那我也可以做到。

if 姐理解,有很多中国女性,依旧处于一种意识刚刚觉醒的状态。那是一种夹缝状态——知道什么是好的,什么是对的,但现实里种种压力,种种束缚,要做到自己想要的,太难了。

有些人迫于来自社会和家庭的压力,在没有做好充分准备的前提下,选择了结婚,却又无法在婚姻中找到自我,获得幸福。

有些人选择了单身,但又不确定这样的状态是不是自己想要的,被生育时间的底线和家里的压力同时煎熬。

有些人本想发展自己的能力,但却被周围人苦劝:“女孩子何必呢?不要不识好歹。”

有些人在孩子和事业难以两全的时刻,退则被斥“没有上进心”,进则自责“不是好母亲”。

可最黑暗的时刻,往往是黎明,任何痛苦的纠结,都意味着限制,但也同时代表着一种突破的可能性。

即便身处黑暗之中,也有人做到了我们原以为做不到的事。

这就是光明的前兆了。

不要放弃思考,不要逃避纠结,不要造神,更不要期待别人为自己实现梦想。

因为只有甩开大旗和圣光,仔细看看脚下的路,我们才有机会到达那渴望已久的未来。

免疫细胞治疗的优势是什么

换季抵抗能力会有一定的降低因而白斑病人在膳食上需引起重视

白癜风早期能治愈吗